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媒体聚焦
新闻中心
五凤码头与沱江号子
来源: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:2018-11-01 10:12 关注度:
〖字体: 〗 〖背景色: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〗 〖打印本稿〗〖关闭

五凤溪老街。 李贵平摄

五凤溪火车站。

昔日热闹的五凤溪小站,繁华不再。

来凤楼。

老街与新民居。

贺麟故居。

五凤溪古镇已从繁盛的码头变为游人玩乐之地。

  

□刁觉民

  三江汇聚赵家渡,飞流直下五凤溪。千里沱江由金堂赵镇自北而南滚滚而来,汹涌的江水在高山峡谷中迂回穿行,给嵯峨的龙泉山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。这条弧线宛如一个特写的英文字母“S”和一个倒置的希腊字母“Ω”(沱江第一湾)。几经周折的沱江,好似有了一丝的收敛,抑或被两岸的风光吸引,江流趋于平缓,江面渐次开阔,从容地与西来的溪水相会。沱江的先民将这个地理位置极佳、自然天成的港湾,取名五凤溪。
  蓉城下江小通衢,蜀中沱水大码头。据金堂县志记载:“赵家渡为水陆通衢,上可达省城,下可由泸州以达上海,运载货物,殊甚便易。”原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在“方志”调研工作中曾这样评价这里,“过去的五风之于成都,就如今天的浦东之于上海,沿海之于中国。”然而,沱江航运的繁盛与五凤码头的兴旺,却离不开船工们辛劳与奋进。他们用悲壮的号子吼出船家的辛酸,用汗水与泪水洒满悠悠纤道;他们用纤绳拉出五凤溪的前世今生,也用辛劳漫卷着沱江的历史风云。


王爷庙沱江船家的护生符

  王爷庙,沱江船家和五凤民众的护生符。王爷庙坐落在沱江与黄水河的交汇处,庙内供奉着掌管或统领兴云布雨、水患治理以及保佑船家安全和五凤溪民众平安的镇水龙王,有“一龙镇两水”之誉。王爷庙建于何时,史书记载不详,但据“五凤镇,始于汉,兴于唐宋”的记载,王爷庙伴随沱江航运的发展慢慢兴起壮大,其规模宏大、远近闻名。庙内建有戏台、正殿和配殿。每当远航前,船家备上三牲,歃血为盟,祈求这方神祇龙王爷的保佑。而每年五月初五日的“龙舟会”,六月六的“王爷会”(又叫“镇江会”),更是热门非凡,祭祀活动少则十日,多则月余。盛况空前,轰动沱江。
  船帮在五凤溪盐帮、糖帮、米帮、铁帮、屠宰帮等八大帮中最有实力,船多人众,船只最多达一百二十余艏,船工近千人。每当晨曦初露,装运的、卸货的、出港的,乘船赶路者,解缆起航者,南来北去热闹如初,千百年来一如既往。暮色初染,外出船只纷纷进港泊岸,巨商行贾贩夫走卒上岸归乡。“日受千夫拱揖,夜承万灯护照”这副王爷庙正大门上的对联,道出了五凤码头昔日的兴盛与繁荣。
  “五凤溪,一张帆,要装成都半城盐;五凤溪,一摇桨,要装成都半城糖”。自清代以来,川东的布匹、花生以及洋货,宜宾的水果、自贡的盐、内江的糖,川西的粮食、烟叶以及药材、桑麻等等,在五凤溪囤聚、转运,再由船工、脚力、挑夫运往成渝两地。抢滩途中的险,奋力血拼的难,足蹬手爬的苦,沿途逍遥的乐,在这南来北往穿行中,江湖豪情,儿女情长,一点一滴走进一方小镇。一时间五凤溪商贾云集,人头攒动。求财的、拜神的,讨要生活的,安家落户的,开店兴业的,置地经商的,将一方小镇演绎得热闹非凡。巴山的豪情、蜀水的婉约,不知不觉被带到这里,融入这方人的一日三餐。这里的山水,这里的青砖黛瓦、会馆建筑,述说着这座码头的艰辛与荣光,旷达与包容。
  五凤溪是一个典型的山地小镇,既有山的伟岸,又有水的柔情。县志记载,“石城寺山自黑风寺以下,山极屈曲,自北而南而东,周转四五十里,一路尖峰拔列,瘦削逼人,遥望之若冲霄之五凤,破空而出,其峰之尖且高者有五,前人名其溪日五凤,殆由于此。”在古代,五凤溪土著居民仅占20%,湖广及其他省份的“异乡人”占80%。五凤溪成为移民的乐土,不仅因这里有“五山攒集,两水交汇”地利,还因这里是“山来水回,宝贵而财”的福地。在五条狭小街道里居住着来自楚、粤、闽、陕等地异乡人,他们用自己辛劳赚取的财富,在五条街的相对中心修建了他们各自的宫、庙、堂、馆。湖广人修建的禹王宫,陕西人修建的关圣宫,广东人修建的南华宫,江西人修建的万寿宫等。他们将“异乡当故乡”,把故土情结与精神寄托倾注于一方小镇,形成一镇不同庙,五湖共一街的景象。


会馆码头人家的旷达与包容

  码头的兴旺给各地客商带来无限商机,他们不失时机地修客栈、建商行,兴会馆。迎来送往,人流如织。据当地老人回忆,五凤溪最盛时有大小不同的客栈三四十家。最负盛名的有西园、同德和、五福楼。三家客栈各具特色,自成一统。西园地处繁华的金凤街,建筑考究,布局精巧。进出西园的都是一些社会名流、豪商巨贾或袍哥舵把子。同德和建于玉凤街,格局相当于普通客栈,接待社会贤达、过往客商或普罗大众。五福楼临崖而建,位于西去成都的通衢大道的半边街。五福楼是典型四合院木质建筑,天井、阁楼、回廊迂回曲折,烟枪、青楼、戏台一应俱全。穿行于这条街的大多是脚夫苦力,他们将码头上的货物用双肩挑往成都。每当夜幕降临,成天往返于近百里的脚夫苦力放下全身的疲惫,走进半边街,一碟小菜,二两黄酒在此感受人生。夜晚,五凤福灯红酒绿,人头攒动,歌舞升平,因此,有人将此戏称为“红灯馆”。整个码头尊卑有序,秩序井然。
  而依其志缘、地缘和血缘关系修建的会馆、四合大院和川西民居建筑,将五凤溪的悠闲与雅致、坚韧与包容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建于清康熙(1662-1722)年间的关圣宫,是“湖广”和陕西移民历经苦难,在五凤溪合建的会馆。这座会馆被西南交大的季富政教授称“会馆一奇”。“湖广”移民较于其他外乡人来到五凤,他们用辛劳建起了禹王宫。随之而来的陕西移民实力渐渐超过湖广人,并垄断了井盐和白糖的贸易。富裕后的陕西人四处选址建会馆,他们也看中了禹王宫仅有的空地,便与其商议,买下禹王宫周围的空地,进行规划、设计、修建将禹王宫纳为一体的关圣宫。建成后的关圣宫门楼、戏楼、正殿为共有,两地移民各用一边。大殿供俸各自的神灵:大禹王和关圣帝。季教授说,这座会馆充分展现了码头人家的旷达与包容,展示了“五凤人”生意场是对手,生活中是朋友的博大胸怀。

沱江号子
五凤码头的乡风遗韵

  民俗学家陈世松先生说“五凤溪是清代移民在四川的一方乐土……移民的性格与码头的文化同时在五凤溪汇聚。”这种性格,这种文化是在码头的繁荣和时间的浸润中催生的,并形成独具的特色和传统习俗以及行规帮矩的码头文明史。
  沱江号子专家李德富老师深有感慨地说,沱江船工心中的号子,五凤码头留下的乡风遗韵,无不展现着沱江航运从蛮荒走向文明,从辉煌走向豪迈,是研究一个地方社会变革的活化石。你看看,出港时的礼让有节,秩序井然;靠岸时的张弛有度,忙而不乱。你听听,号子声中的豪气,唱词中的诙谐。沱江滩多路又险,最恶要数三皇滩,走马滩我都不怕,只怕灶火钻恰恰。马尿滩险是门槛,上水纤藤容易断。峡马纤路不好走,水浅要数清溪口。几句白话随风散,我说白话来拉纤。
  虽然,他们闲暇时也会张口粗话连篇,大碗喝酒,但背纤抢滩时,却是配合默契,步调一致。正是这种豪情,他们为五凤溪铸就了“粗犷而不蛮横,豪放而不莽撞”的性格;正是这种柔情,养育了一代代心存感恩、乐于奉献、善于生活的五凤人。
  三五月的远航,他们将心中的思念与牵挂用号子吼出来:
  你双脚跪在石板上,手拿棒棒捶衣裳,清水洗,米汤浆,哥子们穿到好张扬。
  这份牵挂和乡愁经过千百年传承,已成为五凤人的一部分,深埋心底,透彻骨髓。
  有一群近百人的大妈,活跃在金堂县城,这个群叫“乡音艺术团”,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“五凤”。她们中最大的年过古稀,最小的也近半百。
  这群大妈生于五凤,长于五凤;她们之间或邻里,或同学,或亲缘。长大后因为爱情,因为工作,因为追求……她们离开了五凤,天各一方。几十年后,又因为“五凤情缘”相聚一起,或家长里短,或追记童年,或偶然相遇……她们拉家常情深意浓,叙乡愁滔滔不绝。
  “富饶美丽成都府,五风溪头一明珠”。五凤溪作为蜀中重要的水陆码头,舟楫的咿呀声已被机器的轰鸣声取代,滚滚的车流沿着远古的脚步驶来,踏着时代的步伐,宛如龙泉山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明珠,在“东进”的号角中,一个“以古镇为核,以文化为魂,以产业为基,以富民为本”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、中国哲学小镇、中国故事小镇,伴随滚滚的沱江水奔向大海,奔向明天,奔向未来。


打印】【关闭